电音人蔡世豪 音影结合 游走太空与地球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25I亮生活241人已围观

电音人蔡世豪 音影结合 游走太空与地球 蔡世豪(刘焌陶摄)电音人蔡世豪 音影结合 游走太空与地球 触摸音乐——2013年蔡世豪在《星.音.演》个人声影音乐会的演出。(Vic Shing提供)电音人蔡世豪 音影结合 游走太空与地球 创作自由——蔡世豪说创作时若有需要用上敏感的材料,他仍会採用。他认为只要不刻意挑战政府底线,香港创作仍然是自由的。左下为他参与演出的场刊和炮製的CD SYNC。(刘焌陶摄)电音人蔡世豪 音影结合 游走太空与地球 城市之光——蔡世豪和本地独立歌手合作,他作The Light of Babylon的音乐,由黄靖填词,他再由歌词引发了光的想像,製作了城市灯光交替的画面。(受访者提供)电音人蔡世豪 音影结合 游走太空与地球 定格艺术——由电音开始,蔡世豪现在参与的不同艺术形式和创作愈来愈广泛,图为作品Mood Be4 Storm的定格图。(受访者提供)电音人蔡世豪 音影结合 游走太空与地球 电音人蔡世豪 音影结合 游走太空与地球 电音人蔡世豪 音影结合 游走太空与地球 电音人蔡世豪 音影结合 游走太空与地球 电音人蔡世豪 音影结合 游走太空与地球

「若以宇宙的寿命来算,人的生命太短促,我想了一个自己最锺意又擅长的事情来做!」结果,蔡世豪的音乐Signals以脉冲发射为0与1频率,射往12.4光年以外的星球;回到地球,他创作的电音CD在HMV有售,早前又以声效及影像演绎已故诗人也斯的《寒夜.电车厂》……

他以Choi Sai Ho的英文名行走于外太空和地球之间,以电音结合影像,行走于自己最擅长和热爱的事情之间。他是电音人及媒体艺术家蔡世豪。

提到电音,大家会想起跳舞音乐、捽碟DJ,又或还会想起美剧《阴尸路》电幻迷离的音效。回到生活,香港人手机上的音乐Apps,谁不是流行歌手唱的歌曲,谁会知道香港有什幺电音音乐人?

蔡世豪说他也是听Cantopop谭咏麟长大,到1994年HMV登陆香港至ATV(当时的亚视)播出Radiohead乐队live演出,他跑了去通利琴行买了个Kaoss Pad,音乐之路才开始改变。Kaoss Pad即是Radiohead结他手在台上捽来玩的合成器。

「由那时开始,我常看Fatboy Slim(英国DJ、音乐人)的电子音乐,我想,为何外国的主流乐坛可以容纳这些音乐(电音),而香港就一定要唱歌?」蔡世豪说。2002年他19岁,看了人生第一场电音live show,那正是上过多次英国音乐专辑流行榜的Chemical Brothers。「有一段时间,我真是不眠不休地尝试不同电音;2003年进了大学念Creative Media,影响我很大,接触很多电影和不同媒体,那时也流行DIY文化。」

他开始想,在香港是否可以像Fatboy Slim一样以电音创作。从少年走来,一走近20年,他其实也只是80后而已,如今却杀出一条血路!如梦似幻,如他的创作,一半在太空,一半在民间!「地球存在了45亿年,宇宙更加长,人的寿命相对于宇宙,等于一剎那的存在。生命太短促,我想了一个自己最锺意又擅长的事情来做!」

作品获发射至外太空

他少年梦想是「一脚踏电音一脚踏多媒体创作,在香港做出自己的作品」,现在他的电音一半在地面一半在太空。他参与丰富多姿的创作,本地的有香港舞蹈团的《风云》及《中华英雄》,文学作品的电音影像创作有《燃》,以刘以鬯的文字为素材,包括《酒徒》、《动乱》和手稿,也有由也斯诗作而来的《寒夜.电车厂》。另一边,他推出唱片SYNC,主题是游走外太空的作品,在HMV出售,2015年发行,如今尚未变成二三十元的廉价CD,仍然卖95港元;他的电音Signals很有趣,作品被Sónar Calling于发射至一个距离地球12.4光年,有可能适合人类居住的系外行星GJ273b星球……Sónar Calling是庆祝Sónar电子及多媒体音乐节25周年的项目,在2017至18年间,总共发射38名音乐家的音频信息到外太空。

蔡世豪说自己爱电音、电影,爱看演出和展览。他说话时总是笑呵呵,没有满口艰涩电音操作及艺术名词,是一个很有人味的电音高手。他的故事想告诉大家,香港看似没有空间发展的东西,如建筑和艺术,却还是有人能够生存下来,而且还发展得不错:「我觉得香港还是有发展空间;香港仍是有较多的机会。」 像跟大家陌生而没有成功诱因的电音,蔡世豪却做到了。

明明谈着太空音乐,电音人突然又回到他小时候的一个片段……影像是8岁那年,他正在拉小提琴。「我从小很喜欢音乐和画画,母亲带我去学小提琴,到19岁时我考获Trinity演奏级,那时我正在读观塘IVE的Digital Media。她很想我拉下去。」因为那是妈妈的梦想,她在内地成长,小时候也学习小提琴,而且很喜欢,遇上文革而被迫放弃。「我还有一个哥哥,和我完全不同,他是朝九晚五生活很规律的上班族。我后来没继续往小提琴发展下去,但小提琴却改变了我的一支乐笔,令我顺利过渡到电子音乐作曲上。」

电音无局限拥无限可能

大学阶段,他已开始发布一些创作,也在小型音乐会上演出,在那段沉迷摸索电音的狂热时间的很多个夜裏,他对着电脑和合成器彻夜不眠:「你问我怎样创作电音,我听这粒音和那粒音是否配合,会边做边听,好free的,例如有时会在wave(音波)的声裏再找很细的声音,你要剪又要令人耳听到,那音好快,剪接时要掌握频率有多短(太短的频率人耳听不到);创作时,有时在我脑海裏会有段音乐,我会以wave创作,也会以钢琴声做出音乐。」

对于这个青年来说,电音给予他的,电音给予这个宇宙的,最重要是「它没有局限,有很多可能。创作为什幺要这幺多局限?」创作不限于地球,可以去火星,2017年他重写19世纪作曲家Gustav Holst的作品《行星》中的火星乐曲,并与朋友及香港电台的摄影工作人员合力製作影像,于《音乐×世代:青年音韵乐悠扬》现场演出《火星:战争之神》。

「是的,我比较喜欢幻想外太空和星球的世界,我未来走下去的路也会继续我的外星世界之作。」走出地球,宇宙无限,这不是世豪说的,而是wave说的,电音确实可以变幻无穷,无拘无束如游历太空。

不过,走回地球,扔下小提琴,世豪如何和父母交代?「 我成长的1980、90年代,还没有怪兽家长!说真的,那年代的父母都要搵食,父母都想孩子大学毕业,我做到了,他们已经很开心。」

重现也斯经历的1960年代

电音人蔡世豪的故事,会让你尝试听听电音创作人的作品吗?还是这世上唯独歌手唱的才是音乐?正如蔡世豪说,改变一下并不代表没有了自己,他这话其实也在说:「当然我在开始时也曾迷惘,我想每个人成长时都会经历迷惘,但当你努力寻求目标时,也可尝试新东西,积极走下去。」就像他在8号风球跑去收集呼啸的风声,想用在《风云》的创作裏,却发觉街上收录的声很「盟」,明明是真实收音听来却像隔重山的声效,于是他参考荷李活电影风声的製作,「原来就是对着咪高峰用口吹出来!」这样就变了风声,在製作上,你要隔了一重山的还是变通一下的风声?

为了在创作中表现诗人也斯经历的香港1960年代,他跑去香港政府档案室找了当时的影像纪录,有黑白景象的纱厂和街道,但已故粤剧大老倌梁醒波一闪而过的片段却是彩色的;当也斯的诗提到电灯泡,蔡世豪也把1960年代的钨丝灯泡影像剪辑进去,再配合电音和自己创作的影像。那影像好像回到了也斯笔下的1960年代,但同时也超越了时空。

■给香港的话

「尝试think out of the box。尽力将自己喜欢的事或兴趣发展成事业,因为从宇宙年龄、地球寿命、人类历史时间来看,人生太短暂;在专注发展事业之余不忘观察身边事物、留意世界正在发生的事,或许可以从中得到启发。人生是由自己赋予意义。」

■Profile

蔡世豪

80后,媒体艺术家兼电音人,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硕士毕业。自小喜欢音乐和绘画,小提琴考获演奏级。中学时接触不同类型音乐,以音乐合成器摸索电子音乐创作,大学开始参与小型演出。近年在香港及外国屡获殊荣,2012年获香港艺术发展奖:艺术新秀奖(媒体艺术);2015年为香港舞蹈团剧目《风云》原创音乐,获得香港舞蹈年奖:最值得表扬声音设计及配乐;今年凭《寒夜.电车厂》入围英国媒体艺术奖项Lumen Prize 2018 – Moving Image category。今学年开始辞去大学电影及多媒体兼职教学工作,全身投入电音创作及媒体艺术。

文:朱一心编辑:廖伟龙

电邮:feature@mingpao.com

RELATED

相关文章